> 招商引资
[12-9] · 横道河镇旅游景区基础… 
[12-9] · 横道河镇招商引资奖励… 
[9-10] · 俄罗斯老街历史街区综… 
[9-10] · 俄罗斯风情小镇项目 
[5-13] · 中俄文化北方影视基地… 
[5-13] · 佛手山国家森林公园项… 
[1-15] · 十八沟原始生态游项目… 
[1-15] · 横道河镇滑雪集合区项… 
> 村屯介绍
海林市横道河镇顺桥村情况简介 
海林市横道河镇柳树村情况简介 
海林市横道河镇道林村情况简介 
海林市横道河镇正南村情况简介 
海林市横道河镇七里地村情况简介 
海林市横道河镇二十二村情况简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阅读 >> 穿越时空隧道的百年老镇——横道河子
 
穿越时空隧道的百年老镇——横道河子
加入日期:2009-1-15 17:48:21 查看人数:8948

作者:王绘沣 陈守英 赵笑宇

城市记忆——历史中走来的牡丹江

     列车沿着滨绥铁路线轻快地奔驰着,把记者带到横道河子站。走出那历经百年风雨的欧式风格火车站,走进古镇,走近古树、老街和一幢幢俄式建筑,记者一行就走进了沉重的历史气息和浓郁的异国风情中。 

  海林市横道河子镇原是在狭长山坳中的一片荒莽之地,河水分成两条支流沿东西两面山脚绕过,夹着中间的一片河谷,所以这里最早被叫做“夹芯子”。 

  1896年,国力虚弱的清政府与一心觊觎东北大片土地的沙俄签订了不平等的《中俄御敌相互援助条约》,并在此基础上签订了《中俄合办东省铁路公司合同章程》。 

  1897年秋天,居住在正南屯、顺河屯(现顺桥屯)的猎户和采山人封闭而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家门口忽然涌来15000人的施工大军,里面还有一批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他们只听说是这些人是来修建中东铁路的。紧随其后,形形色色的生意人也来了。百姓们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夹芯子”一下子商贾云集,变成了繁华热闹的小镇。 

     至于小镇为什么叫横道河子,当地人有的说,沙俄在修建中东铁路时,用堆起的路基迫使原来的河水主流改道,两条支流合二为一,河水从镇中央穿街而过,所以小镇就叫横道河子;更多的人说,是因为早年间河水由西向东横穿一条南北道路,因此这条河叫横道河,小镇就因河水起名叫横道河子。当地人都知道小镇还有一个俄国人起的名字——“五恰斯”:在中东铁路设计中,自绥芬河到横道河子是第五站,行程又刚好为5个小时,汉语“小时”被俄文音译为“恰斯”,所以当时小镇被叫做“五恰斯”。 

  1903年,中东铁路上一声长鸣的汽笛,震醒了小镇沉寂千年的山林。从此,滚滚的车轮辗过铁道线上的每一根枕木、每一颗道钉,为今天的我们记录下古镇的百年风雨、百年沧桑。 

  走进老镇,记者一行首先被“一把摇开的折扇”所吸引,那是中东铁路横道河子机车库:2000多平方米的大型建筑,由15个库房并列蝉联组成,砖墙坚厚,铁瓦盖顶,平面为扇形,每个库房均有五六米高的黑色拱门,15个圆顶相连,从正面看一个波浪连着一个波浪,蔚然壮观。距库房约30米处,有转向地盘,可使机车转换方向。横道河子镇党委副书记张广华说,这里的铁路是西爬张广才岭的起点,列车的能源补充供应、检修等均在此地进行,因而有大量机车需要储存,所以在1903年中东铁路全线通车时,就修了这个大型机车库。 

  机车库脚下没膝的枯草在风中抖动,给这里平添了几分苍凉。记者眼前的机车库墙体已老旧、屋顶已残缺、拱门已破损,但机车库的整体依旧宏伟壮观,每一处精致的雕刻依然能尽情展现着异域风情。穿越百年风雨,这实用与美观完美结合的建筑,不仅让今天的我们由衷感叹设计者和建筑者高超的艺术才能,更让我们在历史沧桑的感悟中品味到一种沉重的气息。 

  张广华说,该车库于1990年停止使用,1993年9月被列为海林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6月挂牌。 

  与中东铁路横道河子机车库同时被列为海林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同时挂牌的还有横道河子中东铁路“大白楼”、铁路木屋和横道河子圣母进堂教堂。 


圣母进堂教堂


  中东铁路修筑伊始,横道河子成为东段施工的指挥中心,工程技术人员相对集中在此地。俄国人在小镇选了一块林木葱郁、环境幽雅之地,建造了砖墙瓦盖的俄式楼房以供工程技术人员办公使用。这个约40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主色调为白色,被当地人称作“大白楼”。前苏联人迁走后,“大白楼”一度为横道河子铁路管理机关所用,后改为铁路职工住宅。 

  3月末的一天,记者走进“大白楼”杨翠珍老人的家。老人家里高高厚厚的门、宽宽的门边、精致的壁橱,依然是“大白楼”当年的“遗存”。1957年,年仅20岁的杨翠珍就随丈夫来到横道河子,老人十分留恋“大白楼”20户人家、近百口人热热闹闹生活在一起的日子,现在仅剩6户人家的“大白楼”时时让老人感到冷清,但她每次进城在儿女家住上几天就会想家,想她住惯了的“大白楼”。 

  横道河子中东铁路木屋共有5栋,全木质结构、印榫严密,雕镂精细,装璜考究,设施完善,是典型的俄式建筑风格。当年是修筑铁路的俄国高级职工居住处,现在居住其中的是中国的平民百姓。 
  随着中东铁路的全线通车,横道河子镇作为牡丹江通往哈尔滨的必经咽喉要地,迅速成为哈尔滨以东地区铁路沿线的指挥和调度中心,镇里人口剧增,很快就发展成东部线上最繁华热闹的集镇。
 
  张广华早年间听当地老人讲,当年老镇最热闹时有2万多人,有经商的,有伐木的,有工作在机务段、车务段和医院的铁路职工,有专门守防中东铁路东线的俄国骑兵、步兵等,还有一大批外国人,包括芬兰人、德国人、朝鲜人,更多的是在铁路部门担任管理者的俄国人。那时,五六千俄国人生活在老镇上,他们在镇中心专为自己修建了休闲娱乐花园,栽种上高大的榆树、黄菠萝树、杨树,还用松木搭建了几个漂亮的凉亭。园内有一座当时非常时髦的俱乐部,其影剧厅能容纳500多人。里边的电影机是德国货,由车站发电供电。在镇子南边的“花街”上,俄国人还开了13家妓院。白天,俄国人喝啤酒、啃香肠、吃面包,在花园消遣休闲,看无声电影,参加舞会和音乐会,晚上到“花街”寻花问柳,过大烟瘾。俄国人还在河上修了一座通往花园的小木桥,河畔两岸的空地上随之建起了许多民宅。 

  走上俄罗斯老街,我们就走进了国内惟一一座保存完整的俄罗斯建筑群落。这条老街始建于1897年,现留有107栋中东铁路开发建设时期的俄式建筑,有着极其珍贵的保护开发价值,也是重要的历史见证。张广华说,目前俄式建筑有的已经破损,有的被更改,有57栋俄式建筑亟需修缮复原。老镇正积极申请国家资金,同时进行市场化运作,全面启动俄罗斯老街改造项目,建设俄式风情步行街、俄罗斯小商品市场,整体恢复百年老街俄式风情风貌。 

  走过俄罗斯老街,我们就来到了横道河子圣母进堂教堂。张广华说,俄国人迅速聚集,东正教徒也随之增加。为了适应宗教活动的需要,1905年,在位于镇东的空地上,建起了东正教圣母进堂教堂,被当地居民称为“喇嘛台”。作为我国现存的惟一一座木质结构教堂,这个教堂完全使用木材嵌、镶、雕建成,是典型的俄罗斯宗教建筑,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00平方米,规模仅次于哈尔滨圣尼古拉大教堂。当地老人介绍,当时东正教教徒的婚礼与丧礼都在这个教堂举行。教堂驻主教一人、神父两人,拥有教徒500多人,设有唱诗班、育经班,成为西起石头河子、亚布力,东至海林、铁岭河一带东正教的活动中心。1955年前苏联人迁走后,这里才停止了宗教活动。 

    俄国人还在老镇建立了自己的学校,其旧址在今天横道河子果酒厂的大烟囱附近,学校的学生大多是俄国人的子弟,也有零星的中国孩子,学的是俄语。1918年,布尔什维克乌曼斯基还在这所学校教过书,并传播共产主义思想。1956年前苏联人大批回国,学校停办,后来校舍随着老镇的发展需要被拆除了。 


远眺“大白楼”


  品读老镇,实际上就是在回味历史。 

  1931年,日本侵占东北,横道河子镇竖起了骄横的太阳旗,老镇人    陷入无边到黑暗中。
 
  老镇上有位90多岁的老人叫张殿行,铁路退休职工。两年前他曾告诉过记者,20多岁的时候,他在横道河子机务段的发电厂里给俄国人当“司机”。他当的“司机”不是开汽车,而是在发电厂里面做一些维修和检查设备的活儿。“九一八”事变后,发电厂的主人由前苏联人换成了日本人,“花园”里的俱乐部在日本人进镇的时候被烧毁了。1933年,日本人在“花园”里建起了一座小庙,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靖国神社”,还在旁边竖起了一块刻有“一诚报国”字样的石碑。每天上班前,日本人都让中国工人在小庙前集合,点完名后逼着工人们向小庙鞠躬行礼。张殿行老人回忆,那时候人们吃的是高粱米,而日本人常在高粱米里面掺橡子面儿,一家人吃完了就脑袋疼。日本人还经常把大炮装在火车上,装模作样地在铁路沿线上来来回回地调遣,大炮上都盖着帆布,只露着炮筒子,后来有人说那些大炮都是木头做的,上面涂的是黑油漆。 

  在位于老镇东山脚下有一栋二层俄式楼房,它是1904年沙俄为加强对铁路沿线的治安管理而修建的治安机构和瞭望据点。后来,日本侵略者将这里变成日本警备队专政机关,在周围新设了狼狗圈、水牢等,血腥镇压中国人民。 

    早在1926年,横道河子地区的8名产业工人就在七里地村正式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支部委员会,这是牡丹江地区、乃至黑龙江省最早的党组织之一。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以李延青、程方等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横道河子一带组织起一支近80人的铁路游击队,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搏斗。这支队伍,应该说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支铁路工人抗日武装。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日本人一夜之间都跑光了。张殿行老人讲,在逃跑的当天夜里,日本人把警察署、发电厂、还有日本住宅都放火烧了。第二天,镇上的人们看到焦糊的门板上,门把手都被日本人起走了。 

  有史料记载,1945年8月18日,苏军第26军军长斯克沃尔佐夫中将于横道河子圣母进堂教堂主持了接受日军第五军团的大规模投降仪式,到19日,投降日军官兵达26000人。20日,一些日军分队也在横道河子地域被解除武装——随着日本入侵者主力被缴械,在老镇上空抖动了14年的太阳旗,纷纷坠落。 

     1945年秋天至1946年夏天近一年的时间里,横道河子镇处于无政府状态。1946年秋天,最后一批苏联红军撤离,人民解放军遵照党中央建立巩固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开进了老镇,一面组织产业工人恢复生产,进行土地革命,一面组织镇上的青壮年参军支前。 

 

原中东铁路横道河子机车库


    镇上的老人们回忆,镇上曾先后有十几批青壮年参军、支前。他们从老镇上扛起枪、推着小车走上了南征北战的道路,有许多人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因为当时的老镇社会秩序正处于恢复阶段,加上镇上的青壮年大多是闯关东者,所以从老镇到底走出多少参军、支前的青壮年,有多少人成了烈士,至今都没有非常翔实的数字。但是,横道河子的百姓说,老镇的山、老镇的水,会默默铭记他们的伟绩,他们永远是老镇人的骄傲。 

  战争的苦难结束了,布道的钟声远去了,俄式古屋回到老镇人民的手中。随俄式古屋一同留下的还有俄罗斯民族的某些习俗。这些习俗至今还影响着老镇人的生活——老镇人喜欢喝啤酒、果酒和烈性白酒,喜欢吃火腿肠、面包,女人冬天也习惯穿裙子等等,还有老镇那些依山就势错落有致的建筑,也完全是俄罗斯乡间别墅的建筑风格。 

  历经百年风雨,横道河子镇沉淀下来许多独特的风情和文化。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老镇依托这些丰厚的文脉和“雪”、“虎”、“山”、“水”、“情”五个旅游资源,提出旅游兴镇的构想,并很快付诸实践。1998年,俄罗斯风情园、东北虎林园、威虎山影视城相继竣工,成为省内外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旅游品牌,加上七里地民俗生态村、俄罗斯老街,老镇“两园一城一村一街”旅游发展格局逐步形成。 

  暮春的山风依然夹着寒气,记者一行走进威虎山影视城。这座依据小说《林海雪原》和旧东北海林山城格局建造的影视城,再现的是东北二三十年代的民居风格和民风民情。影视城分城门楼、林海镇、威虎厅、神河庙、夹皮沟五大景区,目前已经接待过《林海大英雄》、《黑嫂》、《大东北剿匪记》、《遍地英雄》、《东北抗联》、《谷穗黄了》等20多部影视剧的拍摄,包括刚刚热播的《闯关东》和正在拍摄中的《闪亮军刀》。 

  寻着张明敏有些苍凉的《梦驼铃》歌声,我们来到影视城的“五合楼”。老板娘张桂香正忙着收拾房舍、盘炕修灶。张桂香老家在横道河子,从医生岗位退休后回家乡,承租了影视城的“五合楼”和“迎春院”。每年开春,省内好几所大学里学生物、学美术的大学生都要来影视城实习,学生们都愿意吃住在她家,听她说横道河子的老故事儿,听她讲拍戏时剧里剧外的新鲜事儿,还可以向她请教各种植物的特征和动物的习性。明显保有职业性严谨的张桂香,说起拍戏竟也乐得合不拢嘴:“就说我这五合楼吧,拍一部电影、电视就得换个牌匾:聚仙楼、嘎仙楼、五合楼饭馆、八里香饭馆……看过《闯关东》吧,韩老海处处与老朱家作对,眼看下霜了没有短工给老朱家干活,那文拿着10块大洋,就在我这屋里玩麻将,赢了韩老海4匹马、老孙头3头牛,张把头3间房……”张桂香高兴地说,横道河子镇有一千来人演过电影、电视,有五六十人已成为职业群众演员,还出了专门的演艺经济人。现在老镇的旅游越做越红火,每年都要接待国内外五六万人次的参观、旅游者。 

  今天的老镇,的确是一幅看不够的画卷、读不厌的诗篇。2007年6月8日,老镇以其浓郁的欧陆风情和红色传统再次聚焦世人的目光——这一天,横道河子镇被授予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牌匾。“这是一块含金量极高的牌匾,全国仅有30个乡镇得到这块牌匾,咱东北三省仅有两个乡镇。” 张广华的自豪溢于言表。 

  穿越时空隧道,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打造独具欧陆风情的北方魅力名镇,横道河子镇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厚重的历史底蕴、开发旅游的成功经验,更拥有老镇人于百年风雨中凝结的情思和信念。